大徐

Icon

万晓利这厮的新专辑就是垃圾!

第一次听到万晓利的歌大概是99年的夏天,我大一的时候。那时候我在航天桥家旁边的一个酒吧里当服务生,酒吧的名字叫“赤足鸟”,我每天傍晚6点上班,凌晨下班,白天睡觉,一个月挣300块钱。酒吧里有个小演出台,门口也有地方可以搞露天演出,就是在酒吧的门口我第一次见到的万晓利。

那时候这厮还没有什么大名儿,[……]

Read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