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徐

Icon

给99年以来的错误擦屁股

最近在做偏向底层的工作,预计整个08年会这么过去,这让我觉得有点郁闷。自从99年雅虎进入中国以来,犯了不少错误,其中比较要命的是没有延续的产品规划。现在要反过来把以前应该做而没做的工作补上,有些举步维艰,对我来说是学习的机会也是挑战。虽然干起来也挺有劲头的,但总有一种擦屁股的感觉。不说工作上的事儿了,说几件觉的有点意思的事儿。

1,我管我老婆的弟弟叫什么
和同事聊天过程中出现的这个问题,当时还真有点迷糊。北方人有非常多的类似的称呼,绝对可以把人搞蒙。我管我老婆的弟弟叫“小舅子”,如果是我老婆的哥哥,就叫“大舅子”。同理,我管我老婆的妹妹叫“小姨子”、姐姐叫“大姨子”。反过来,我老婆管我的弟弟叫“小叔子”,管我的哥哥叫“大伯子”(这里有点不一样不叫大叔子,叫大伯子),管我的妹妹叫“小姑子”,管我的姐姐叫“大姑子”。事实上,我有一个小舅子,我老婆有一个大姑子,也就是我老婆有个弟弟,我有个姐姐。这里说的兄弟姐妹都是指的亲的,堂、表的不算。堂是父亲这边的孩子,比如我父亲哥哥(我大爷)的孩子,表是母亲那边的孩子,比如我母亲姐姐(我姨儿)的孩子。

不知道这么写,不清楚的人能不能明白怎么个称呼,哈哈。我上一辈人家里孩子都多,有个4、5个兄弟姐妹很平常,结果是家族庞大,甚至有很多能沾上亲的家族成员互相都不认识。家里办什么红白喜事的时候,或者逢年过节的串门什么的,经常需要有个明白人给“引见”,就是指着每个人,让你叫什么。这事儿一般人做不来,必须得对这套系统特别熟悉,并且对家族成员结构比较熟悉的人来但当。

2,用qq谈生意,不错
貌似现在有不少人是用qq谈生意的!这和我们“互连网人”对腾讯普遍的认同不大一样,看来qq的影响力已经足够大,大到超乎我们的想像。以前,我们总说qq低龄化,用qq的都是小孩。随着这些小孩的成长,以及qq在全社会的普遍性,越来越多的“大人”在使用qq做越来越多的事情。因为他们发现他们包括商业伙伴在内的很多朋友都在上面,比如一个做服装生意的qq用户说:“很多朋友都用QQ,收发文件”、“加工商·供应商·全部都在线上经常联系,没办法。。。”。

3,郁闷的时候听了几遍《成都好吃嘴》,哎!美好的生活离现实太遥远了。

《成都好吃嘴》
歌手名:牙尖帮
专辑名:牙尖道

跟到苍蝇儿飞跟到飞哥追
成都的欺头耙活大街小巷
多的起堆堆那就要看你
眼睛好不好身体好不好
整不整得下涨不涨的到
注意你找到确适84安逸的又涨不下的
迅速与飞哥联系帮你消化……
华兴街的麻辣烫
锅锅端了还在香
多半只有三河场
才买得到正宗绞绞糖
文殊院旁边甜水面
还只是卖两块五一碗
马鞍路建工电影院
肥肠粉加节子不要钱
切面挂面拉面
就在西南民族学院
味道84得惨
九眼桥河边大头菜锅魁黑咸
新华职中公共厕所的对面
加了果酱的蛋烘糕味道好甜
“823”后面的冷串串
吃完不敢喊老板数签签
人民商场后面卖的沙锅饭
添饭不要钱真的想起都划算
商业场后面的巷巷儿里边
卖冰粉的小妹数钱时候
笑得很牙尖
飞哥:“味道硬是安逸,84,
老板老板
再给我整碗肥肠粉
打个心肺汤,加两个节子哈,
搞快,搞快……”
咸烧白太难捻
粉蒸排骨味道很酸特色菜游乐圆
东主寺的汤圆又大又圆我喜欢
牛市口的那家蕃茄煎蛋面
老板经常要搞忘多放一个蛋
茶店子豆汤饭憋憋赚钱
开了家分店地点在双楠
在伊藤洋华堂买的烤香肠
每次都是吃完才发现有点烫
青石桥刀削面生意很忙
掺茶的那个小伙子
[03:14.30阴到沟兑老板娘
小工:“嘘,买主你标去
告我们老板哈,我把面汤
给你掺宽点,牛肉都要给
你多放几砣~”
俗话说得好,身体是革命
的本钱,人是铁饭是钢,
一顿不吃都饿得发慌。那
么希望各位来到成都能够
耍的好,吃的好,涨的饱
,到处欺头吃,天天有火烤
!好的各位我们就此别过,
后会有期~

分类: 光荣梦想

标签:

评论

个人介绍

大徐 / cnxjj
大徐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更多

版权

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授权
本站版权 创作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