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徐

Icon

2010年的远行-29-D17,Thorung Pass 5416

5月5日
水,40+40=80
午饭,330
晚饭,815

今天果然是最为艰难的一天,早上4点多起床,5点出发。这一夜睡的还可以,没有被冻醒,也没有感觉太饿。早上起来的时候天是黑黑的,房间里面干冷干冷的,四处漏风,身体似乎也很冰凉,感觉颇为不爽。不过身体情况我还是应该庆幸的,虽然有些头疼但毕竟我没有遇到严重高反,我的身体情况还不错,没有感冒也没有任何不适的情况,只是因为食物的问题有点虚弱。虽然身体很疲惫,但还是挣扎起来了,我的小木屋前面没有一点灯光,只有饭厅和厕所开着小小的昏黄的灯。看了看天空,有些阴天,好像一颗星星都没有看到,TMD今天阴天了。

早饭仍然是milk tea加上两个鸡蛋,但是今天起的太早了,我几乎吃不下任何东西。不过想想今天要翻过海拔5416米的thorung pass,我还是强忍着把鸡蛋和奶茶吃了。我身上还有一个士力架,早上也忍着恶心吃了一口,我知道今天将是极其难受的一天。之前我在高海拔徒步的经历仅限云南的雨崩那次,大概是3000左右,缺氧的感受就已经非常强烈了,对自己的心肺功能是个极大的挑战。虽然上过多次5000米,但都不是自己徒步上去的,在珠峰大本营的时候虽然向上走了一小段路程,但跨度很小。

意外的是之前在manang休息一天的不少老外早上4点多的时候也到了high camp,他们是早上2点甚至更早就从4200米的Letdar出发的,在这个冰冷的凌晨连续爬升650米在凌晨4点多到达海拔4850米的high camp,想想就是个牛逼的事。再想想他们还要继续爬升566米、然后再下降800米,今天在4000米以上几乎要徒步12个小时,就觉得是件更牛逼的事了。

早上起的太早,觉得有些疲惫,另外头有点疼,多少有点反应,吃过早饭后好了一些。应该是早上5点左右的时间,天没亮的时候所有人就相继出发了。早上天气很冷,而我没有戴手套,手很冷。到了4200米的Letdar以后天气就已经变得非常冷了,只有在天气晴朗的上下午,太阳直射的时候才暖和一些。

开始的路就不太好走,昨天下的雪和冰雹已经把只能容一人走过的窄窄的路冻上冰了,很滑。感觉挺危险的,而且很费体力,走的也很慢。然后就开始一路上升,到处都是雾蒙蒙的,能见度很低,稍微远一点儿的山就看不清楚了。路很不好走,主要是很窄,而且上面冻冰了,再加上走在前面的人的乱踩就有些凌乱、泥泞和湿滑。这里海拔在5000米上下,明显感觉氧气不够,走的很累很痛苦。

在这个海拔下,我的体力还基本可以支撑,随着拉稀和挨饿的时间越来越长,我的体力这时候已经快到极限了。我明显感觉到双腿非常没有力气,不是沉沉的感觉,而且有些飘,根本走不动的感觉。另外就是气短,呼吸频率很快,感觉每次呼吸都很浅,深呼吸很难。这次是第一次感受5000米缺氧的感觉,对心肺功能又是一个极大的考验。还有一个就是冷,天气阴冷,雾蒙蒙的,双手冻得有些僵硬,只穿了抓绒和冲锋衣的我身上也觉得有些冷。

昨天海拔上升到4800米后,感觉就已经到了雪线,周围的山峰都被雪覆盖着,看样子多是些5/6千米的峰。不知道这里是不是真的在雪线上面,昨天下午下了会雪加冰雹,地面和山峰上覆盖的满满的积雪。给我的感觉就是走在茫茫的雪山上,时不时的翻过一些小小的山头,但前方永远都有更高一点的小小的山头。

每向前走10步几乎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我不知道每次可以向前走几米,或者每次可以向上升高几米。但当时的身体已经吃不消了,必须10步一停,休息一下把气喘匀一些。头脑里面似乎已经没有了什么想法,意念变的非常集中和简单,只是走好这一步,然后再走好下一步。茫茫雪山上,我觉得我的精神好像出鞘了一样,只剩下身体在哪里走,而精神一直在高高的远处看着自己在走。

这时候是真的心无杂念,双杖协助支撑着身体,很有节奏的一步一步走,每10步休息一次。就在这段时间里先我出发的人离我越来越远,后我出发的人逐步赶上并超过了我,这让我很紧张。我主要是害怕自己的体力不足以撑到垭口,此时我身上只带着半块士力架巧克力,还有不到1升水。如果我走到今天这波过垭口的人群的最后,一旦我体力崩溃,或者出现任何症状,有谁可以帮我?

就这样走了好长好长的时间,我发誓这是我读过的最长的一个早上,那些小小的山峰一个挨着一个,那些20度斜坡的窄窄的山路看上去永远没有尽头。路上遇到了一个韩国大姐,这位大姐和我走的速度差不多,可能稍慢一点,但是一直不怎么休息,而我是走一段休息一下。我俩之间也就是10米的距离,我一直想超过她,但是这10米的距离我可能追了有1个小时。我俩就这么一前一后相隔10米慢慢的走着,最终我超过她的时候,向她伸出了大拇指,示意她加油,她也点了点头。

路上还遇到了欧洲的一个团,可能是法国人,印象里前几天遇到过他们。大概有10多人的样子,排成一队,领队走在最前面。走的很慢,但很有节奏,从不休息,就那么一小步一小步的慢慢走。我在后面看着他们感觉特别温暖,尤其是看到体力好的队员帮体力不好的队员拿东西甚至背包的时候。最终我也缓慢的超过了这队法国人,上升的路好像还没有尽头,好像这566米的高度永远都走不完一样。

每个转弯都让我异常期待,我总想会不会转过这个弯就可以看到垭口的经幡了,但是每次都失望而归,转过弯后看到的是另外一个小山峰和另外一段上升的路。终于跨过了一个比较大的山峰,转过来看到前方似乎有些平缓了,天气也好了一些,甚至有一些阳光透露了厚厚的云层照在了雪地之上。我坐下来休息了一下,眼看着几个背夫追上了我,仔细一看他们的装备真是非常简陋,甚至穿着布鞋,而他们背的东西却都不轻,太不容易了。

停下来的时候我经常会回身看看后面和下面的风景,事实上经常有惊艳的景色,于是我也就更有了走走停停的理由,我要停下来拍照。后来停下来拍照已经变成一件异常享受的事情了,不但可以休息一下,而且一想着我用相机记录下了我的这段艰苦的上升之后我就非常兴奋。我知道今天是我生命中的一个高峰,日后我一定会怀念这一天,也会看着这些照片回到这一天来的。

曾经一度,我已经要绝望了,我已经开始不用双杖配合身体,我把双杖不离地的拖在地上走。我嘴里说着,来吧,再来一个大坡吧,我不怕。当时我真的是那么说的,在体力几乎崩溃的时候我似乎变得什么都不怕了,我的心胸变得更开阔了。我甩开了双杖挺着胸向前走,我不看着地面我看着远处,我叫嚣着再来一个大坡吧,我不怕。

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意外的看到了垭口的大经幡就在不远处了,可能也就二三百米远了。事情果然又是这样,否极泰来,在最绝望的时候迎来了转机,一直的坚持终于看到了希望。这二三百米走的异常轻松,可能是因为这里相对平坦,而且已经看到了垭口。整个早上看到的景色都很惊艳,尤其是上到最后大坡上的时候,回头可以看到后面浓雾里面的雪山。

这一刻我用力挥舞我的双杖,痛哭了起来,失声痛哭。我不远万里,受尽苦头,终于到了这个海拔5416的thorung pass面前。我靠的是双腿和我的意志,在前面的这些天里我每天都会想想今天的艰苦,有期待也有恐惧,总是挥之不去。我离开自己生活的轨迹,离开自己生活的地方,我一路上吃难吃的食物,忍受长时间的孤独,都是为了这一刻。这一刻我看着漫山遍野的雪被阳光照的异常光亮,戴着眼镜也有些受不了。这一刻我看着周围无数披着冰雪的山峰,我就身在其中,这种感觉是多奇妙啊。这一刻我知道自己正处在人生的一个巅峰上,以后的无数日夜我都会怀念这一刻的。这一刻我感受到了极大的满足,这一路忍受的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无论花费多少时间、精力和金钱,这都是值得的。

走过这二三百米的时候,我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冲我走过来,走到近处才看到是前几天和我一起走的那个背夫Naimal。我感觉他可能是来帮我的,走到近前,我还故意的问了他一句,where are you going? 他什么都没说,直接伸出双手要接我肩上的背包。我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一定是看到了我的状态,在到达了thorung pass以后回来接我的。这一刻的感动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在身体疲惫、意志软弱的时候,在最艰难的时候Naimal来帮助我。

最后的二三百米显得非常容易,这时候海拔的变化已经很小了,路相对挺平坦的,只是距离经幡还有二三百米的距离。这时候应该是上午10点左右,此时的垭口天气异常晴朗,甚至没有风,太阳有点暖洋洋的晒在身上,很多人在欢呼。到达垭口时,我同样很激动,也相当累。吼了几嗓子后就是照相,照片里我激动的流着眼泪吼叫和呐喊,在thorung pass,在有经幡的地方。

这里的景色很美,对面很远处能看到云层里面的层层峻岭,不知叫什么名字,感觉可能就是喜马拉雅山脉。回头去看来的路也是云山雾罩,阳光照在雪山上异常漂亮,只不过我没有戴墨镜,时间长了眼睛会不舒服。

坐在垭口的小木屋里面喝光了水壶里面剩下的水,开始往下走。今天要到海拔3800米的Muktinath,整体上升500多米,再下降1000多米,是非常痛苦的一天。因为害怕时间不够,我实际在垭口待的时间很短,估计也就是20分钟。下降的路虽然体力消耗不大,但起初的路都覆盖着冰雪,还是挺费劲的。下降的路上我低血糖了,体力崩溃,腿越来越软。好在腰包里有一块士力架,我就是靠着这跟士力架走下去的,走一段时间啃一小口,休息一下再继续。下降的路感觉也很长,好像在之前上升的时候已经用尽了我的力气一样,到尼泊尔以后一直吃的不好,腿非常软。

一路下降,中间休息了很多次,途中还遇到了上升时超过的那个韩国大姐,我们再次互相申起了大拇哥。终于到了吃午饭的地方了,我要了一瓶可口可乐,快速缓解了体内糖分的缺失,午饭吃的是炒面,感觉味道还不错,就是觉得非常累。在午饭的小饭店里仍然拉稀了,从到尼泊尔以后就开始拉稀,这稀拉的我是体力严重透支。不过在这天的中午,躺在4000米多一天的小饭店的小院子里面晒太阳,想着已经翻过了此行最难的thorung pass,心里还是一阵阵轻松的。毕竟最艰难的上升路段已经过去了,剩下的基本都是下降了,最坏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但是最美丽的风景也过去了。

到了地方第一件事是打开手机给老婆打电话,从4200米的地方开始手机就没有信号了,已经过去了2个晚上,3个白天的时间。可惜电话打不通短信也发不出去,到了镇子中间的地方住下以后短信才发出去,应老婆的要求通了个电话,她果然着急了。

住下以后就是洗澡、洗衣服、躺下来休息,很累,想起了去拉萨路上买的红烧鸡腿了,那得多TM好吃啊。晚上点了意大利面,那是一如既往的相当难吃,这是我第一次剩下吃的东西,虽然一直很饿,但我一直都不曾剩下食物,不过今天实在是吃不下去了。我要赶紧回博卡拉,赶紧回加德满都,赶紧回中国。今天决定了,不去看什么破日出了。

分类: 户外远行

标签:

评论

个人介绍

大徐 / cnxjj
大徐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更多

版权

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授权
本站版权 创作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