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徐

Icon

32岁了

现在,2011年7月31日的凌晨1点钟,我坐在北京阜成门的避风塘里面写东西。边上都是学生摸样的孩子,大概只有20岁上下,虽然这里现在是他们的天下,但我知道这里也曾经是我的天下。不戴耳机的时候能听到他们在谈论什么,无外乎是交朋友、婚姻、30岁之前,有向往也有混沌,对于这些,我已经可以算是半个过来人了。男女学生之间有感情、暧昧,也有欢乐,这对我来说,也是曾经经历过很多,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虽然我不老,但此时此刻,就好像是一个坐在安静的椅子上晒太阳的老人一样。心里能够很沉静的面对周遭嘈杂的话题和放荡的笑声,我想我确实是老了,无论是身体和思想,我都到了32岁。

2年前,当我跨入30岁的时候,我根本就不能接受这个事实,很长时间里我一直坚称我只有29岁半。而现在,仅仅2年过去了,我不但接受了自己年龄上的变化,也接受了自己身体上的变化,更重要的是还接受了我心灵和精神上的老去。发生了什么事?能让我有如此大的变化,我说不清,也不想搞明白,只是因为我觉得这样才是对的。我的心灵仍然渴望年轻,我的心态也依然年轻,我也努力让我的身体变的年轻,但这一切都无法束缚住那些现实的变化。是的,任何人都无力去改变身体的衰老和生命的世故,任何人也都会面对自己无经验去面对的未知。随着年龄的增长,无论经历如何,混沌都会变的越来越少,生命都会变的越来越清晰。无论是否愿意,自己都会越来越明白我是谁、我从哪儿来,我将要到哪里去。

这两年不再是向上人生路,但我已经明白了自己生命的渴求,三十而立,抛开事业方面,可能的收获就是如此吧。经历那些疑似苦难的过程的时候,不再总是抱怨,也不再总是看不到明天,也不再总是去思考人生。因为我知道这一切都是暂时的,今天的日子很快会变成历史,也没有什么是值得我那样厚重的去面对的。只是在这个过程中明白了什么叫做“更多的是无奈”,如果一个人能够轻松的接受自己的人生,接受永远不能完美的日子,那还有什么是可怕的呢?

如果说转折点,应该是30岁的时候在神湖玛旁雍错的经历吧。我不信佛教,也没有什么信仰,但去玛旁雍错的路上,我还是告诉自己,我可以洗去我前半生的沧桑和不安。这对我来说太重要了,以前一直不能学会放下,担负的东西很多。放下后的结果很好,这个转折点对我的影响非常大,我开始不染发,从而学会坦然面对自己的不安,我也开始能够坦然面对自己的各种不如意,从一个完美主义者向现实转换的过程没有想的那么痛苦,就这么完成了。虽然还有一些后遗症,有时候我仍然做不到,但已经好了很多,这一点体现在我对自己情绪的控制能力变强这方面。以前我对情绪的控制能力非常弱,经常被自己的情绪影响,这样的例子太多了。随着现在对情绪控制能力的变强,我觉得我的生活更可控,步骤里面的细节愈发的清晰,虽然也还会走弯路,但我自己是可以回去的。

32岁,没有给自己什么礼物,也没有特别的庆祝,这其实真的没什么可庆祝的。我唯一做的就是正在写我30岁的回忆录系列,现在已经写了3万字,但只写到了小学,后面还有若干个和小学一样可以发挥的题目准备去写。以往我总觉得我的记忆录很差,很多飘走的细节都遗忘掉了,但从这3万字的写作过程中我发现并不是这样。有很多记忆的细节都会突然蹦出来,它们中有些甚至是这些年从来没有想起过的,非常清晰,非常有趣。而且随着写作和回忆的过程,越来越多的记忆会被翻出来,它们非常生动,对我自己来说意义非凡。以前我总是觉得当一个老人写回忆录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记忆那么清晰和深刻呢?他的记忆会不会有很大优化甚至是错误呢?随之意识形态的变化表述会不会偏差很大呢?现在这些疑问都没有了,我觉得人的记忆是很强大的。

32岁,生活变化很大,而我还在期望更大的变化。

分类: 生活日记

标签: , ,

2 评论

评论

个人介绍

大徐 / cnxjj
大徐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更多

版权

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授权
本站版权 创作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