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徐

Icon

什么叫鸡飞蛋打啊

什么叫鸡飞蛋打啊,我这就叫鸡飞蛋打啊,我慢慢说,你慢慢听。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很久很久以前……

我和张胖子、糊胖子、龙二策划了上周五晚上一起去鼓楼吃烤鱼。席间有龙二的意大利红酒,有上次没喝的红高粱白酒,有吃100减50的优惠。吃饱喝足还有 mao live的现场演出,有帆布鞋,有咖啡因乐队。mao live之后还有斜对面的新疆饭馆儿,有大粒炸花生,有好吃的烤串儿和板筋。龙二的葡萄酒有些源远流长了,还得从万恶的资本主义和一直持续着的金融危机说起,话说资本家因为经济危机而有了压力,然后就逼着龙二加班干活儿,然后龙二就多次没有参加集体活动,然后龙二就欠我们哥几个的情,然后我就威胁龙二回头得买瓶水井坊大家喝,然后龙二就买了一瓶意大利红酒。没喝的红高粱也有来源,上次喝酒之前我和张胖子去超市买东西,买了一袋儿散装的茅台镇二锅头,顺便也买了一瓶红高粱。结果晚上的时候只拿了二锅头没拿红高粱,于是决定红高粱下次的时候再喝。

这周的前几百年里面,我们一直在期盼这次巅峰的大聚会,我和张胖子每天中午坐到小饭馆儿里的时候就到了给龙二、糊胖子打电话的时间。连续几百年以来,我们中午都要骚扰一下龙二和糊胖子,以至于我们认为以后不不骚扰了龙二还得打来电话问我们为什么不骚扰他了,然后我和张胖子就一起喊,你Y贱啊!糊胖子每次也笑呵呵的接我们的骚扰电话,然后说些不疼不痒的破话,然后挂电话。总之,我们几个是期盼了又期盼,一直等着这一场烤鱼大餐以后后续的活动。

第一个戏剧性事件发生在上周四,上午公司突然通知周五晚上5点半组织所有同事去看电影,2012。然后,然后我和张胖子一起思考了一下,怀疑了一下。我们先列出我们最想要的顺序,然后又列出我们最不想要的顺序,最终得出结论,周五的计划一切照旧,电影我们不看了!然后涅,我就把公司发的票给了同事了,完全做了次好人。我俩很为自己能够做出不去看电影的决定而自豪,特别给糊胖子打了电话感动了他,然后糊胖子决定届时要携带炒货若干赴宴。

第二个戏剧性事件发生在周五,周五早上我到公司晚了点儿,然后就开始干活,到中午才腾出工夫来给张胖子打了个电话。结果,结果Y已经在北京开往淄博的大巴车上了!原来他家里有急事需要他回去。当时没在电话里问太多,无论如何祝愿张胖子一切顺利,如果有痛苦尽早的过去。然后涅,问题摆在了我们哥三的面前,晚上还吃不吃烤鱼了?答案是不去吃了,晚上演出也不看了。我涅,白白的傻逼呵呵的穿了帆布鞋,白白的昨天把电影票给了同事。这时候我是体会到了什么叫鸡飞蛋打啊,那个失落就别提了,整个周五的下午都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第三个戏剧性的事件是早在周五的前几天,我就向老婆申请了周五的喝酒、看演出的行动。然后商量好周五老婆回娘家,我吃喝玩乐,早上2点多到家。结果呢,周五的电影取消了,周五的烤鱼也取消了,周五的咖啡因现场也取消了,周五的mao对面的有大炸花生的新疆饭馆也取消了。TMD变成了一个人孤独寂寞的周末,我,我,我怎么可以接受!

第四个戏剧性的事件发生在周五下午5点多,当时周围的同学们都开始蠢蠢欲动了,相约结伴去看2012。着急的已经关电脑去坐电梯了,不着急的也在收拾东西,聊天中。我的心就像那油炸的蚕豆一样,就别提了,然后涅,我就在139说客上说了一条求电影票的说客,没人理。然后呢,忽然得知有同学不去了,已经把电影票退给了行政的同学。然后涅,我就非一般的跑过去把那张电影票要了过来。然后涅,我就有电影票了,就去看了2012。

第五个戏剧性的事件发生在周五的晚上,我看完电影一个人回家,路上一直在思考人生,主要思考的是晚上是吃宫保鸡丁盖饭呢?还是吃肉炒河粉呢?这个问题一直纠结着我,最终一份充盈的宫保鸡丁盖饭还是吸引了我饥肠辘辘的肚子。最终这个一个人的周末,我在楼下的成都小吃,吃了宫保鸡丁盖饭。然后上楼,胡乱的干了点什么就睡觉了,相比烤鱼、咖啡因、大炸花生米来说,太戏剧性了。

第六个戏剧性的事件发生在周六的晚上,老婆秧歌儿我一起去看2012!操!难道我要在一天之内经历两次人类大灾难吗?结果是我在25个小时以后连续经历了两次人类大灾难,这种体验是非比寻常的,我决定单独博一篇来叙述此中的种种感受。

分类: 生活日记

标签: , ,

1 评论

  1. David Yin说道:

    嗯哼,前半段算是“鸡飞蛋打”,总的来说还是属于计划赶不上变化。
    这种噩耗通常发生在喜欢计划的人身上,对,说的就是你。

评论

个人介绍

大徐 / cnxjj
大徐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更多

版权

Creative Commons(创作共用)授权
本站版权 创作共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