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徐

Icon

有关30岁的事 – 我当过酒吧服务生

整个高中,尤其是高中的后半期,是我人生的第一次低谷。上高中以后我逐渐明白了社会的一些事情,我明白了贫困的家庭所能带给我的机会,高中时代的我很压抑。大一的上半学期,我一方面想让自己自由些,一方面也想赚点钱。当时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发现在家旁边有个酒吧新开张,当时没名字,后来才取了个名字叫“赤足鸟”。有一天我从酒吧门口路过的时候看到正在装修,门口贴了张纸,招服务生。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了进去,好像是和老板娘直接谈的,直到今天我还在为当时自己的勇气而感到骄傲,当时我应该是18岁。顺利的找到了这份工作,一家还在装修的酒吧的服务生,我对酒吧的了解很有限,只在高中的时候去过魏公村的一家酒吧。当时是去听个现场,要了一杯扎啤,好像是12块钱,然后兜儿里好像就不够再来一扎的钱了。除去这次去酒吧的经历以外,就是和有一年的圣诞节和我姐去电影学院边上的 NASA迪厅看现场,记得当时和汪峰、张楚、歇斯合了影。

这份酒吧服务生的工作我一共干了3个月,报酬每个月固定死是300块钱,每天晚上6点上班,大概1、2点下班。当然也有的时候早点下班或是晚点下班,你知道,酒吧一般没有固定的关门时间,就是看顾客。这个酒吧在的位置很一般,一个不大不小的街道边上,旁边虽然有个紫玉饭店,但真正靠紫玉饭店来的客源很有限。附近有几个学校,好像从学校来的学生比从紫玉饭店来的客人都多,但学生们花钱很少。酒吧每周有2天晚上有演出,有的时候演出多谢,请的大都是无名的小乐队和歌手。我还记得有一个算是长期驻扎在酒吧的小乐队,3个人,两把吉他,一把贝司,没有鼓。他们每周两次、每次几个小时,唱些老歌,崔健、罗大佑什么的,也偶尔唱英文歌。总的来说有两件事儿我记忆犹新,一个是现在鼎鼎大名的万晓利曾经在这个酒吧唱过几次,当时他只是在圈儿里有点名,有几首原创的歌儿。我记得那时候听他唱的最多的是狐狸和七扎,只要有他唱歌,附近学校都会来不少学生,当时的万总还是很愤青的,歌儿无论是写的还是唱的都很有力度,和现在的万总不太一样。另外一件事是曾经有个来试唱的姑娘,那天天气挺冷,姑娘来晚了不少,我记得她唱了两首歌,其中一首是王菲的闷。这姑娘我一见面就就,就那什么了,然后一直都想说句话,和人家认识一下。可惜啊,和她一起来的好像还有个男孩,这姑娘还不怎么爱说话好像,或是那天心情特不好。记得特清楚,我为了搭讪一把,特地去酒吧的后厨给姑娘做了一盘炸酱面,打算等她试唱完了给人家端上去。结果人家试唱完了,着急就走,没喝一口水,我做的炸酱面也就没戏了。

在干这份工作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来自云南的调酒师,小伙子是哈尼族,人长的帅气,纯粹的社会底层。酒吧里还有个女服务员,好像是边上商学院的在校学生,人有点狡诈,面无春光。还认识那个在酒吧常驻的小乐队的主唱,他是一个下岗工人,河北人,来北京唱歌讨生活。哈尼族小伙子就住在酒吧,白天睡觉,出去玩,晚上工作。女服务员白天见不着,晚上来上班,好像没男朋友。我白天去学校上课,白天没课的时候一般都回家炒个土豆丝,然后喝点酒,看看电视。我去过那个唱歌的下岗工人在西边的租住房,一间大概5、6平米的长条小平方,坐落在西三环外面的一片平房里,一张床,一个桌子,桌子上有半瓶喝剩下的可乐,一把琴。整个房间就没什么别的东西了,我估计这里是是他睡觉的地方,不做饭也不干别的。

三个月的时间不长不短,见识过00001号警车射杀新疆人的场面,那是一个晚上,天还不是很冷。我和老板娘的哥哥坐在酒吧门口聊天,一辆白色的车从边上的紫玉饭店慢慢开出来,忽然间一辆黑色车从对面急速开过来,和白色车正正经经的脸对脸的撞在了一起。黑色车的车速度快,白色车车速度慢,整个被撞的倒回去好几米。从黑色车上下来两个人,下车、拔枪、射击,一气呵成,冲着刚开出的那辆车开了有十多枪。烟雾缭绕,和电影电视上看的不一样,白色车退了几米,一动不动。整个晚上都戒严了,后来才知道对面的那车是武警的车,来的目的是紫玉饭店的前台报警说有客人落下了几把枪。他们估计是设套让落下枪的客人回来拿,然后等他们出门的时候一把撞过去然后射击,当场击毙。

这个工作是我长大以后第一份工作,虽然不一定算是正式的工作,但对我来说收获很多。记得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有住在附近的一对母女坐在酒吧门口的椅子上了,这应该是我接待的第一个客人。他们要了两杯咖啡,当我颤颤巍巍的从吧台端出去的时候,哗啦哗啦的撒了不少咖啡。不少咖啡都撒在了放在边上的糖块上,白色的糖块都边上棕色的了,当时我那叫一个脸红。好在她们没太在意,然后问我咖啡是不是现磨的,我硬着嘴说是,她们一乐没有说什么。那个时候我还不怎么会待人接物,记得有个客人总是在11点以后醉醺醺的开着一辆绿色吉普车来喝上一杯。这个时间一般客人不多了,第一次我和他闲聊的时候,他问我贵姓,我打姓徐,他点了下头。后来又有一次他来的时候和我聊天,又问我贵姓,我有点奇怪,但还是说我姓徐,他说你还姓徐。然后我就很奇怪,后来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这样的问题,当时我是一点都不知道的。还有一个经历就是拿着一沓子酒吧的宣传广告,站在首都师范大学门口见着人就说“欢迎光临赤足年酒吧”,这对我自己是个挑战和锻炼。

记得大概干了3个月,前后总共拿到了不到900块钱,具体是800多少不记得了。这笔钱我好像都给了我妈,我记得我是一分都没花,当时感觉特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在学校,事实上我还是很少旷课的,就是上课睡觉多。后来和班里的同学聊天的时候发现有好多人第一学期都不认识我或者对我印象很浅,主要就是我到学校经常睡觉,不和别人沟通。第一个学期的期末考试我已经忘了是怎么过的了,好像还都过了,或是有一门不及格,反正是有些狼狈不过还算顺利。3个月晚出早归的生活让我觉得很疲惫,况且那个酒吧的经营也很一般,根本就没有任何提成。在大一的时候,我自己出去打工了,我在一家酒吧做了3个月的服务员,我对自己还是很满意的。

分类: 生活日记

标签:

2 评论

  1. vsky说道:

    文字很不错,真情流露啊 赞!

评论

个人介绍

大徐 / cnxjj
大徐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微信订阅号:趣味方法学
更多